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爱看绿色 >Kwame Brown:很多关于我的报导都是错误的 >

Kwame Brown:很多关于我的报导都是错误的

时间:2020-06-07  阅读:374  点赞次数:273  

台北时间6月4日 从2001年当选NBA状元以来,Kwame Brown就获得了许多关注。当他直接结束了高中生涯进入NBA时,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布朗身上,他也相信他自己要成为职业球员的决定从进入NBA第一天起,就要成为众人的眼中钉。

Kwame Brown:很多关于我的报导都是错误的

有许多故事关于布朗是如何被Michael Jordan榨乾的。Jordan作为华盛顿的篮球运营主席在选秀大会上选中了这个大个子,并且决定复出在巫师继续打两个赛季。这是个非常特别的情况,Jordan也对这个19岁少年非常严格。众所周知,Jordan是个竞争狂,他会一直推动队友前进,但是他对布朗更加严格,因为他用一号签选中这个大个子是他作为高管最重要的一步,他太想要以管理层角色获得成功了。但是大多数人认为,Jordan的这个举动伤害了布朗的自信心,使他的职业生涯发展不顺。

在华盛顿打了4年以后,布朗被交易至湖人。当他无法再成为人们所寄予希望的球星以后,布朗在NBA作为角色球员打了很长的一阵子。他总是能为自己创造合适的机会。他在联盟效力了12个赛季,利用合约就赚到了超过6300万美金。除了巫师和湖人,他还到了灰熊,活塞,山猫,勇士以及76人。

如今,在远离了赛场数年后,布朗的腿筋伤病也慢慢恢复,他决定要打BIG3的比赛。他将与Rashard Lewis,Jason Williams,Mahmoud Abdul-Rauf,Eddie Basden和Hakim Warrick组成一队,Gary Payton将是他们的总教练。

HoopsHype在6月2日採访了布朗,谈论到了他的职业生涯,以及他在这些年遭受的批评。

Kwame Brown:很多关于我的报导都是错误的

我很惊讶,当76人在2013年裁掉你之后,没有其他球队愿意签下你。你在夏洛特和勇士的时候打得都还不错。没有接到其他球队的电话让你感到沮丧吗?

Kwame Brown:这不是任何人的错,也不是NBA球队的错。我的处境很艰难,我确实是受伤了,而且我的妈妈在2009年时去世了,所以我在之后要处理很多负面情绪。我在一段时间内无法集中注意力在篮球上了。之后, 我在76人时又受了伤,而且我也无法得知我的腿筋出了什幺毛病。现在,我发现了问题的所在,并且使它得以恢复。因此我又能再次打球了。NBA球队会再次给我机会吗?也许吧。但是我想媒体写了太多关于我的负面报导。如果哪支球队签下我,球迷们可能会狠狠抨击他们的主队。他们会说:“噢!他不能打球了”,或者是诸如此类的话。

我们已经谈论了许多关于对于你的不实报导。例如,有篇报导说你手臂上的伤疤是你父亲用烟头烫伤后留下的,但是事实并非如此。

KB:一些记者写到我的父亲用烟头烫我,让我留下了伤疤,但是那不是真的。我手上留下伤疤的时候,我的父亲已经在监狱里了。一个朋友曾向我展示,如果在网路上输入我的名字,会发现的我名字是Kwame “James” Brown。但其实我的中间名是「Hasani」。网上有许许多多关于我的错误信息,他们甚至不能够将名字写对!有篇报导说Michael Jordan会在球队里让我当众哭出来(笑声)。像我这样长大的人是很少哭的。还有诽谤我是同性恋歧视者的报导也是假的。

很有趣的事情就是,写下这些事情的人都没有在现场,这就意味着他们要幺就是为了销售报纸而伪造这些事情,要幺就是从别人那里听到了错误的信息,亦或者是自己编造的。这些只是一些老的八卦了。很难过的是一些媒体会凭空编造一些事情。我想我就身在其中。有些时候,一些谎言比真相更好听,他能使报纸和杂誌卖的更好。但这是在以消费别人为代价。

我认为媒体一直在将一些不好的事情安在我头上的原因是,联盟想证明他们要求球员读一年大学才能进入NBA的规则是正确的。那就像是,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去读四个月的大学,然后成为一个读过一年大学的球员,这要比直接进入NBA好。我认为他们将我当作一个反面教材,告诉孩子们直接从高中进入NBA是不应该的。

你是如何处理这些批评的,并且不让他们在你的整个职业生涯中影响你的?

KB:我认为上帝在冥冥之中帮助了我。在刚开始的时候,我的生活非常的艰难。我一直在一些收容所里进进出出,我需要去应付一个施虐的父亲,他会虐待我的母亲。我还要应付警察的问题,他们会踢开我们的家门,因为我的哥哥们在外边销售毒品。我的童年非常疯狂,这些事情一直在发生,但是我仍然要去上学。在我很年轻的时候,他们把这些事情叫做再中产阶级化,所以我们乘船离开乔治亚州的布伦瑞克,到了圣西蒙斯岛上,我在那进入了一所大多数都是白人的学校,受到了非常好的教育。所以我还是对我的部分童年心怀感激,因为还有一些事情没那幺疯狂,这就是我的生活。一切都很疯狂。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的家门可能被踹开了40次。

所以,为了回答你的问题,很容易让我回头去看过去的人是如何谈论我的。那无关紧要了。当人们谈论我没有争取机会去打比赛,去用表现让这些批评安静下来的时候,我还是有些沮丧的,尤其是在我职业生涯的第一年。他们让我增重40磅,我这幺做了,但是之后他们又说我太过笨重,以至于不能够很好的移动。所以我又遭受了严重的批评,之后我就没能得到大量的出场时间来证明我自己。

为了这次採访,我做了一些调查,我很惊讶,在你12年的NBA生涯之中,只有一个赛季的场均出场时间超过了30分钟。那是你在巫师的第三个赛季,当时你21岁,你场均得到10.9分7.4篮板1.5助攻1抄截,投篮命中率为48.9%。

KB:只要我得到上场打球的机会——我在巫师的第三年、我在山猫、我在湖人——我都会打得很好。

在经历了那幺艰难的童年生活之后,当你品尝到成功、得到能够照顾自己和家人的财富时,你感觉有多甜蜜?

KB:噢,那棒极了,但我会说:这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当你有了钱,你就成为了别人的目标。即便是在NBA,当你有钱之后,你就会成为别人针对的目标。当你还是状元秀时,那届选秀中在你之后被选中的人都会觉得他们应该在你之前被选中,他们恨你(笑)。联盟中的老将看到你这个拿了大钱却还没有证明过任何事情的年轻中锋也会觉得如此。刚进NBA时,我还很天真想和每个人打好关係,但我意识到你不能。

当你进入联盟时,你还是一个青少年,这种转型有多幺艰难?在这幺年轻的时候就要应付这种事情有多困难?

KB:我觉得这和现在刚进入联盟的年轻人没什幺区别,他们刚进联盟时仍然是青少年,18岁或19岁,他们只在大学待了一年。但对我来说,最大的问题就是孤立,你是一支充满成年人的球队中唯一的青少年,你没法出去玩,没人愿意带你,因为你太年轻了,我去的是一支联盟中年纪最大的球队之一。我是球队中最年轻的孩子,我认为你最好去一支年轻的球队,和你的同辈一起打球。

在你的NBA生涯中,你遇到过的最棒的队友是谁?

KB:Rasheed Wallace是我遇到过的最棒的队友。他的性格非常独一无二,他虽然吃到了很多技术犯规,但从队友的角度来看,他一直在帮助你成长,确保你成为你应该成为的人。他总是在说话,他从不闭嘴,他总是在说话(哈哈哈)。他也很有技术,他是个杰出的球员。Boris Diaw也是一个很好的队友,我们在山猫并肩作战,他的传球方式帮助我提高了比赛。他一直给我餵球,他知道应该在哪里给我传球。另一位杰出队友就是Stephen Jackson,他总是会支持他的队友。他愿意为你赴汤蹈火。

Chris Whitney也很棒,当我在巫师打球的时候,他是第一个愿意和我说话的人。我宁愿天天泡在健身房里,因为我算不上拥有生活。由于我是状元秀,我也去不了太多地方。去杂货店买一包薯片,也许需要花费两小时的时间,因为得应付各种签名和拍照。Chris是第一个帮助我走出困境的人,他带我游玩了华盛顿和马里兰州的部分地方。他邀请我去他家,我们会一起烧烤。他是我的朋友,他给我提供了训练之外的娱乐。这些人都是对我有巨大影响的好人。

你为七支NBA球队打过球,哪一支最让你印象深刻?

KB:必须是湖人和活塞,他们都有一种赢球的文化和球风。总经理、教练、球员和球迷都希望赢球,当我们输球时,这不会让你觉得输球都是你的错。我曾待过一些球队,输球之后,所有人都会背对着你。赢球的时候,每个人都好得不得了,当你输球之后,他们就会说:“滚出这个地方。”赢球一起,输球也该一起,活塞和湖人从各个方面来看都是一流的球队。

谈到不投篮的问题,我确定你也听过一个关于Kobe Bryant如何评价你的故事。几年之前,他说你们正在对上活塞,你在篮下得到了空位机会,但他说你不想接球,因为你很紧张他们会对你犯规,然后你会罚丢球。你对这个故事的看法是什幺,当Kobe讲了这个故事之后,你当时的反应是什幺?

KB:即便我想要球,球也到不了我手上好吗!不过,他说的罚球部分说得没错。但那又怎样?我的看法是,当他说那件事的时候,我还在联盟打球吗?我当时肯定不是湖人球员,我也不知道我是否还在联盟打球。当我听到他那样说时——说真的,任何时候都有人那样突然提到我的名字——我很好奇:“为什幺?你能从中获得什幺呢?”为什幺当时联盟中最好的球员要提到我?我受宠若惊(哈哈哈)。因为他说的太对了,当我为湖人打球的时候,我需要接受脚踝手术和肩膀手术。Mitchell Kupchak要求我别做手术,他说:“即便只剩一个脚踝和一个肩膀,你也是我们拥有的最好防守者,我们需要你做的就是防守。”我几乎很难举起我的手臂,所以,当球迷了解到这事(Kobe说的故事)并嘲笑我时,我毫不在意的原因,因为他们并不知道全情。我知道到底发生了什幺,我的同辈也是如此。因此,当Kobe说了那件事时,我觉得有点虚伪,因为我每一次见到Kobe,他都表现得像我的哥们一样。但之后,他却在採访中说了那件事,我心里想:“那不是真正的你。”我始终都在做自己,我永远不会因为镜头而表里不一。

他做出那样的评论之后,我有两个想法。第一,我不清楚他说的那件事发生的时机。第二,你为什幺希望一个罚球命中率只有50%、肩膀还有伤的人去罚球呢?

当你在巫师开始职业生涯的时候,有太多关于Michael Jordan如何对待你的疯狂故事,但你在这一次採访中驳斥了其中的一些。在那些年,你和Jordan之间的关係究竟是怎样的?

KB:我认为很多事情都是夸大其词了。首先,MJ太聪明了,他不会在人前对我做那些事情。我认为那都是周围的人传出来,人们会看到Jordan训斥我,然后他们就会想:“噢我的天哪,看看他怎幺对待那个孩子的吧!”人们把我看做是一个孩子,但我没事。我认为媒体也在其中推波助澜,有时候,他们不会发布出我实际上说的言论,每个人都想採访我,然后写一篇负面报导,因为那是当时最流行的事情。如果我有任何积极的事情,他们就不会写什幺东西,他们不会提到我一直在做的慈善工作,但他们爱死我和MJ之间的八卦了,那就是为何我弃用社群网站的原因,存在太多的负能量了。

那一定让你非常沮丧,我很确定这会让你在接受任何採访时都非常犹豫。我知道,如果我被那样对待,我肯定不愿意再去应付媒体了。

KB:恩,我认为更多的人需要从我这里得到真相。我没有意识到外界有这幺多关于我的文章、故事和书籍。我对此只能笑笑,因为他们彷彿很了解我一样!他们在编造故事,或是试图去採访我周围的一些人。一些人将我描述为蠢货,普通人不会在意真相。如果他们看到一篇文章,他们就会觉得这是真实的。“噢,我猜他是个蠢货。”这甚至影响到了我的私人生活,因为有很多人会接近我(期待看到一个蠢货),因为他们听信了媒体说的话。我不是自卖自夸,但我认为我挺会表达的。

我从贫民区逃了出来,在我长大的那个地方,没有希望,只有毒品。人们认为脱离那个地方的唯一方法就是贩毒或饶舌。小时候,我大部分时间都处于悲惨的境地。我是家中的第八个孩子,我的四个哥哥都进了监狱。我不仅成功从那里走了出来,我还是状元秀。然而,你们却把我看做是一个蠢货或懒货?

你提到你现在很健康,并暗示可能会回归NBA。你认为在BIG3中表现出色可以帮助你寻找到一支NBA球队吗?

KB:一切皆有可能,我肯定愿意重返NBA,为一支NBA球队进行试训,这样他们就可以看到我很健康了。我的健康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最重要的事情,我和几支海外球队有过交流,但每个人都希望先看看我在BIG3的表现,因为我好长时间没有打球了,他们希望确保我很健康。希望我在BIG3的表现可以回答他们所有的疑问,我会展示给他们看,我仍然可以移动得很好。之后的事情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我知道你现在全部专注于打BIG3了,篮球生涯结束之后,你希望做些什幺呢?

KB:我希望教育孩子如何打球,我认为许多孩子都需要学习篮球的基本功,我曾去看过很多AAU比赛,看孩子们打球。不是所有人都是Allen Iverson和Stephen Curry,但只要他们学习好基本功,每个球员都可以打出他们的影响力。一些孩子们甚至连运球都运不好,那就是我最终想去做的事情——回归基础,教育初中或高中水準的孩子们如何打球。

Kwame Brown共在联盟效力12个赛季,场均出场22.1分钟,可以得到6.6分5.5个篮板0.9次助攻。

来源:HoopsHype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