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硬件产品 >说赋权太廉价-《我们曾是女性主义者:一场政治运动的买与卖》 >

说赋权太廉价-《我们曾是女性主义者:一场政治运动的买与卖》

时间:2020-08-06  阅读:544  点赞次数:374  

说赋权太廉价-《我们曾是女性主义者:一场政治运动的买与卖》

  泰勒丝是女性主义者。

  艾玛华生是女性主义者。

  不是「只」教你化妆术但是「也」教你化妆术的网站,自诩为女性主义媒体。

  连卖你沐浴乳的厂商,都说自己在为女性赋权。

  这难道不会让你开始怀疑,时至今日「女性主义」究竟是什幺意思?从20世纪初,妇女参政份子必须学格斗术抵抗警察逮捕,到现在任何一个流行偶像都可以随口主张自己是女性主义者,这个社会到底进展了多少?

  可能没有想像中多。

  《Bitch》杂誌创办人Andi Zeisler在新书《我们曾是女性主义者》中,悲观地谈到女性主义为了争得一席之地,如何放下身段与流行文化翩翩起舞,最终遭到商品化而被主流吞噬。

  截至目前为止,除了切格瓦拉之外,没有哪个人事物像女性主义一样被商业化得如此彻底。整个伪女性主义的产业链组成分工非常细緻,从最下层的「两性作家」、「网路情慾自主专家」、「说自己为女性而生不过也鼓励你买彩妆的媒体」、到「唇彩抢眼但实际上毫无女性主义作为的貌美乡村歌手」、「只是卖你沐浴用品却假装在为女性培力的厂商」、「分明卖的是睫毛膏但却说卖的是自信的化妆品产业」、再到「学生遇到性侵案件却只想息事宁人的社运名流」、「根本就是官太太联谊会却自称是妇女团体的组织」。一大堆跟女性主义信仰不相容的事情,全都挂着女性主义的招牌亮相。

 说赋权太廉价-《我们曾是女性主义者:一场政治运动的买与卖》

  Andi Zeisler提到,过去几年许多国际大厂牌,譬如多芬、威讯、欧维氏,「忽然之间恍然大悟,原来用女性赋权的话术和影像谄媚妇女,比起过往那些刻意贬低、製造女性不安全感的广告更有效」。Zeisler说这叫做「市场女性主义」(marketplace feminism),就是「告诉可能的反对者,即使在本质上不平等的空间中、什幺根本的改变都不做,女性主义也会好端端的存在哦」。

  所以,我们不必讨论好莱坞男女星片酬严重不均的问题,只要看艾玛华生到处演讲让女生相信自己就好了!也不必讨论约会强暴、分手暴力背后的社会原因,你只需要泰勒丝唱歌给你听!跟女性相关的社会政策或学术思潮一点都不重要,我们来学韩妞彩妆吧!女性如何在职场上平等发挥,这我们不知道,但是你要不要买沐浴乳啊?为什幺女性应该选择生育与走入家庭?呃,反正就是很自然的事情嘛!这里有一批亲子装好便宜的,现在买省更多喔!身为妈咪的你最棒了!

  女性主义的悲剧,显示了「商品化」是摧毁任何社会运动的最简单方式。只要让所有能够卖钱的东西,包括文字、包括影像、包括名人、包括商品、包括生活方式,全都贴上女性主义四个字,很快的女性主义就连屁都不是。

说赋权太廉价-《我们曾是女性主义者:一场政治运动的买与卖》

  但奇怪的是,当女性主义已经快要变得连屁都不是的时候,却还有一群人天天喊着女性主义者是他们的敌人,「女权太高张」威胁了他们的生存权益。这是否显示女性主义的存在还是有点用处?譬如,用来激怒那些搞不清楚状况的潜在性别歧视者?或者,女性主义只是不令人满意的社会的代罪羔羊,不只被性别歧视者拿来开刀,也被非性别歧视者剥削利用。显然的,有些人忘记了这个概念最初产生用以争取平等「人权」的初衷,而变成了只为特定群体争取利益、只为个人争取名气、只为市场行销获益而存在的机会主义者。

  既然这个地球是个资本社会,何者不是买卖?问题在于,有些核心价值被出卖之后,这个概念究竟还剩下什幺。性感愉悦简直就是赢了人生大乐透的女性主义者当然可能存在,但问题是,整体女性乃至人类面临的真正困境一点都不性感。示威抗议嚷着要同工同酬的女性不性感,遭遇性侵坚持不肯私了的女性不性感,宁可死也不为了你化妆的女性不性感,听到你开黄腔马上沈下脸投诉人事部门的女性不性感。她们都不性感,但她们都比艾玛华生更像个女性主义者。

  你最好接受这个事实。

说赋权太廉价-《我们曾是女性主义者:一场政治运动的买与卖》 

书籍资讯

书名:《We Were Feminists Once: From Riot Grrrl to CoverGirl®, the Buying and Selling of a Political Movement》

作者:Andi Zeisler

出版:PublicAffair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