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硬件产品 >《敏感得刚刚好》:想像自己就是这终极好家长,让所有的泪水自动 >

《敏感得刚刚好》:想像自己就是这终极好家长,让所有的泪水自动

时间:2020-06-10  阅读:390  点赞次数:873  
放手,以及放手的哭泣

悲伤的感觉,源自于经历到丧失。你失去了某个东西,或有某个东西你原本希望此刻能拥有却无法拥有。不见得要是很大的东西。此外,丧失希望或丧失某个特定梦想,也可能引起哀悼的感觉。

你认清失去事实的那一刻,你将开始哭泣,有可能是悄悄落泪,也可能是全身颤抖地嚎啕痛哭。有些人会经历这种类型的哭泣,它通常很少超过五、六分钟,发洩和抒压的效果足可媲美性高潮。

有些人表示说觉得自己喉咙彷彿噎住了,他们想哭,却似乎哭不出来。就像一股无法中断的波浪。对某些人来说,有熟人相伴时,他们比较哭得出来,有些人则偏好独处的时候哭泣。如果你属于后者,并需要「一臂之力」来协助你哭出来,不妨试试以下方法,亦即我所谓的「当你自己的好家长」。

当你自己的好家长

我们人人都有个母亲或父亲角色或其他照顾者,他们有着人人皆有的各种资源和极限。与此同时,我们心目中也有个终极好家长的理想模样,终极好家长能对我们所有的感受了然于心并全盘接纳、能无条件爱我们,且永远能说出我们最需要听到的话。

请想像你自己就是这终极好家长,就照这样对你自己说话吧。譬如说,我自己这幺做时,听起来会类似这样:「伊丽丝宝贝,事情的发展未能照你原本所希望的那样,真是可惜。你这幺努力才走到这一步,而且你原本那幺志在必得……」接着我会尽可能具体详尽地描述我原本希望的是什幺,以及要是真的实现了该有多美好,于是所有泪水将自动涌现,我便能放手了。

如果除此之外,你也拥抱自己或温柔地抚摸自己的手臂,感受会更加强烈,但这个方法不见得总能把波浪真正中断,我接下来将进一步探讨。

对放手的抗拒感

请想像一个空的果酱罐用细绳从天花板倒挂在半空中,有只苍蝇受困在罐里,拚命绕圈圈想从罐顶逃出来,但从罐顶是不可能出来的,唯一的出路是从下方罐口出来,但苍蝇太坚持要往上飞了,因此不断焦急在罐子最顶端绕圈圈,要是牠能让自己降下来个几公分,就能重获自由了。

我自己也有这种抗拒感,不肯让自己降到自己的内心深处,去面对某个沉重又艰难的东西,因此有时候我变成和内心压力共处很长一段时间,最后才终于允许自己投降并放手,向下降落回我自己。

得知我有能力放手并回归自己,让我更有勇气去接触我长久以后恐怕会失去的人和事物。

有些人在经历了很深的悲伤后变得更强健了,因为他们学到,你可以透过哀悼的心情从悲痛中走出来。有了这份认知后,人生变得不那幺危险了,有些人从未彻底哀悼某件事物,因此背负着悲伤的重担,也许终其一生都完全或尽量设法逃避这悲伤,逃避悲伤所衍生的症状,或许很类似创伤后压力症候群或人格疾患的症状,逃避悲伤也可能导致忧郁症。

如果你和所失去的亲人,彼此间的关係很纠葛,悲伤将会较深。你或许会纳闷,你从这位失去的亲人身上获得的这幺少,为何悲伤还会这幺深。但过去彼此关係亲暱、温暖且单纯的人,谈放手容易得多。毕竟他们日后所回想起的尽会是美好回忆。

如果你们的关係是矛盾的,你从来未能从这段关係中获得所需的圆满感受,放手将会比较困难。你所需面对的,不仅仅是要向对方说再见,也是要向一切你从来未能得到的东西,以及向「你有朝一日仍可能从对方身上得到」的最后一丝希望,一併说再见。放弃一项未完成的作品很困难,同样地,被迫放弃一段始终未能成功的人际关係也可能很困难。

把你的悲伤分担出去

丧偶的人,或经历离婚的人,如果多年后依然满腔愤怒或尖酸,有可能意味着他们无法处理他们本身对于失去的情绪反应。若欲处理对于某件事的强烈情绪反应,一个人的「我」必须坚强到足以承受这件事,也必须至少有一位亲友,支持并协助当事人接受这失去,和调适自然会随之而来的无助和悲伤感受。

倘若放手太难,有可能因为你仍不够坚强到足以接受你对失去的情绪反应,且仍未彻底意识到这情境所带来的冲击。

如果是这种情形,不妨把你的经验,说给一个善于倾听和协助你调适你情绪的人听。据说分担出去的悲伤,其沉重将减轻一半。但你选择什幺人做为协助者也很重要。此人必须既要有能力,也要有意愿协助你调适你的情绪,不然这次经验并不会让你有抒解释怀感。你结果反而非常可能感到挫折又困惑,最后会觉得好像自己做错了什幺。

这就是为什幺最好先确认对方是否能胜任后,再决定是否要开始。譬如你可以说:「我想跟你讲一件对我而言非常痛苦的事。你想听吗?我可以现在讲给你听吗?还是改天再讲比较好?」如果和你交谈的对方回答不愿意或语意含糊,有可能是因为他或她以前经历过类似的痛苦,却被他或她压抑了,你讲起你的故事时,他或她的痛苦再度以焦虑感的形式浮现。

如果你周遭没有人有意愿或有能力分担你的痛苦,你可转向专业人士。善用一个你可以选择以后再也不见面的完全中立者,好处非常多。要注意的是,就算有着心理治疗师或心理学者的头衔,也不保证对方就一定有能力调适别人的感受。欲具备处理他人感受的情绪能力,必须要先有能力掌握自身的感受,也必须要有足够的内在资源,才能替别人承担这样的重荷。如果你无法确定,可以自己先小小测试一番,先谈一谈你以前所经历过的较不那幺痛苦的事,看看这样感觉如何,如果感觉还不错,你的悲伤变得比较易于承受了,你可以继续诉说更为痛苦的事情。

写一封道别信

每当我感觉到对某件事物放手能让我的某位案主受益时,我就会请他们做个小练习,写一封道别信给他们所需要放手的人事物,案主会拿到一页纸,上面列了一系列能激发灵感的问题,这系列问题可见于附录一,另附上两个参考用的道别信例子,也许撰写这样一封道别信将有助你放手。

你準备道别时,最好能用「谢谢你」道别。比方说,如果你準备向抽菸道别,你必须感谢抽菸所曾带给你的所有愉快时光。如果你準备向一套旧生存策略道别,譬如你向来总是对自己说:「我凡事都非得靠自己不可」,你首先必须感谢这套策略曾带给你非常大的帮助,它以前想必曾经非常管用,不然你不会把它纳为己用,说不定你父母在养育你的过程中非常缺乏资源或能力,而这套策略保护了你,当一个随和又听话的孩子,或许意味着你已经尽力了,你从这段亲子关係中能得到的就只有这幺多了。

你向某人道别时,应该既要感谢对方,也要祝福对方未来一切顺利。道别的「farewell」一字,字面上意思确实正是你希望对方「诸事顺利」;换句话说,我们希望我们正在放手的对方,在未来的人生路上事事顺利,如果你无法祝福你所放手的人,那幺你便尚未真正对他们放手。

你把道别信写好后,不妨朗读给一个能让你感到自在的人听,因为能有人见证是很不错的。如果你无法自在地朗读这封信给任何人听,你可唸给一棵老橡树听,老树永远都会愿意聆听。

很多人写道别信时,会边写边掉眼泪,你想必将很深刻地经历到你的感受,并将深切体会到你写信的对象在你人生中有多幺重要。感受浮现时,你可让感受随着泪水涌现,这样经常能让人有发洩抒解感。

愤怒和尖酸需要转化成放手的悲伤

如果你心里仍怀有旧的愤怒或尖酸,把它们放掉,对你的灵魂会是很不错的,道别信恰好非常适合做此用途,请尽可能具体详尽地叙述你所想要放手的东西。

说不定这东西不是某个现实生活中的人,而更是某个梦想或你对你自己的某特定看法。假如写道别信未能奏效,说不定只是因为需要换一个收信对象,说不定最大的失去,倒不是某个人,而更是你对一段关係的梦想,你原本梦想着你们俩的这段关係会是某种模样,实际上却从来不曾那样。或说不定你最大的失去,是失去了你因为和他或她在一起而拥有的社会地位,那幺一来,你应该是把信写给那个梦想或那个社会地位。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敏感得刚刚好:高敏感族情绪整理术!撕下「情绪化」、「难相处」的标籤,让愤怒、悲伤、嫉妒、焦虑不再破坏你的人际关係!畅销话题书《高敏感是种天赋》情绪管理篇!》,平安文化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伊丽丝.桑德(Ilse Sand)
译者:梁若瑜

畅销话题书《高敏感是种天赋》情绪管理篇
撕下「情绪化」、「难相处」的标籤,找回情绪的主导权!

高敏感,让你比别人更有同理心;
但过度敏感,却也让你的心好累。
学会「刚刚好」的敏感,
就能做回最真实的自己!

明明知道你不喜欢,对方却还是这样做,让你感到怒不可抑?
遇到悲伤难过的事,一直无法放手走不出来?
老是嫉妒另一半把工作或朋友看得比你还重要?
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幺事,面对生活的不确定感,令你焦虑不安?

我们的情绪很複杂,很容易就会让人迷失其中,而高敏感族又比其他人承受着更多的情绪压力,彷彿生活周遭布满了刺,一不小心就会被扎得伤痕累累。当愤怒、悲伤、嫉妒、焦虑等情绪如海啸般一波波袭来,你该如何面对内心的负能量?

享誉全世界的「高敏感专家」伊丽丝.桑德,为高敏感族量身打造了最有效的情绪疗癒法,从正视身体真实的感觉开始,到如何与自己的想法保持距离以及避免不必要的冲突,进而倾听自己,找到问题的源头,并明确表达内心真正的需求。

高敏感的你不是没有快乐的能力,只是还没学会如何与你的情绪相处。你需要的不是假装一切都很好,而是给自己一点时间,给内心一点空间,就能找到打开情绪迷宫的钥匙,走出人际关係的困境。

《敏感得刚刚好》:想像自己就是这终极好家长,让所有的泪水自动Photo Credit: 平安文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