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硬件产品 >《放手不是被拿走,而来的是平安的恩赐》 >

《放手不是被拿走,而来的是平安的恩赐》

时间:2020-06-10  阅读:327  点赞次数:490  
几年以前,我到康乃迪克州去拜访一位朋友。她到机场来接我,车子一上路,我就见到她先前努力描述的暴风雪过后的景象—在秋天时,降了一场二十吋厚的雪。但是引起我注意的并不是地面上的残雪,也不是仍然骄傲挺立的雪人,或是在道路两旁累积的雪丘。

我注意的是断掉的树。到处都是成堆的树枝,在一间又一间的房屋四周,一路上都是如此。灾难式的堆叠—树木叠成一大堆—树叶都还攀在树干上,尚未掉落。因为树叶尚未掉落,树木就断了。几年以前,我到康乃迪克州去拜访一位朋友。她到机场来接我,车子一上路,我就见到她先前努力描述的暴风雪过后的景象—在秋天时,降了一场二十吋厚的雪。但是引起我注意的并不是地面上的残雪,也不是仍然骄傲挺立的雪人,或是在道路两旁累积的雪丘。

我注意的是断掉的树。到处都是成堆的树枝,在一间又一间的房屋四周,一路上都是如此。灾难式的堆叠—树木叠成一大堆—树叶都还攀在树干上,尚未掉落。因为树叶尚未掉落,树木就断了。

那就是当雪下得太早时会产生的结果。树木的设计并不是在树叶还未脱落之前就要面对风雪。树木并不是被造来承担超过它们所应当的负荷,我们也不是。

我知道承担超过自己应当担负的负荷时,会感到多幺沉重。而且,那通常是因为我拒绝在接受其他事物前先放手。如果我希望做出一个最好的选择,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先为它留出空间。否则,一个最好的选择很快就会变成有压力的选择,而一个有压力的选择,就像是雪压在一棵拒绝放掉树叶的树上一样,会造成裂痕并且打破我们的核心。

我记得两年前看过一个电视节目,有一位女性成长专家正在指导一位生活混乱的女士,如何让一切变得井然有序。这位专家教导的重点就是,生活极度井然有序的人所拥有的习惯。这个节目我看得很入迷,但是我入迷的方式不是做笔记、做计画去实行这位专家的教导,不是的,我的入迷是像女孩一边吃冰淇淋,一边看着一个关于最新最棒的运动教学课程的电视广告一样。我羡慕可能发生的结果,但不太认为自己会牺牲什幺来照着做。

所以,我就只看不做。

这位有条理的专家传授自己的小秘诀,然后决定帮助这位生活混乱的女士实行她们刚做的讨论。接下来一幕就是这位混乱女士要打开自己的衣橱,让全世界的人看。一想到这位新朋友即将遭遇的,我都快要心脏病发了。我甚至不让最好的朋友看我的衣橱,而根据工作人员安排这个桥段的方式,我肯定这位混乱女士实在不应该展示她的衣橱。我对着电视里的她大叫:「别那幺做! 别去那里!」但是就像恐怖电影里演的一样,儘管观众拜託主角转身,他还是打开通往地下室的门,走向未知的黑暗,这位混乱女士也不听我的话,她去了—直接走到称为衣橱的疯狂空间,打开让全世界都看见。

我从专家的表情就可以知道,她很满意这样的戏剧化情况。剧情让电视节目好看(像我这样的电视迷就会继续看下去),而这个衣橱很疯狂,和我的衣橱一样。

这位专家手脚并用、不停指挥,就像童话故事中的神仙教母一样,下令把乱摆的物品拿开,同时要根据不同颜色标示的顺序,摆放正确的物品。我坐在那里,为之深深着迷,惊叹于这位专家怎幺能这幺清楚地看出这个纠结一团的空间所拥有的潜力,还知道为了把它变成一个梦幻衣橱而必须要做的所有事。

最后一幕是,让混乱女士看看这个大改造的结果。眼前的景象令她开心惊呼。儘管在这个过程中,她对于专家要把许多东西丢掉而感到抗拒,最后的结果却是值得的。这个放手的阶段是艰难的,但是之后所出现的空间是这幺值得,她不再为那些放弃的东西感到惋惜。

然后在节目结束之前,专家要这位先前一团混乱的女士举起手来,为最后一件事发誓。她对着专家,说出这些话:「我答应,在添加任何新物品之前,我会先丢东西,以清出空间。」一个关于收纳整理的节目,却让我在放手的必要性上又学了一课。如果我们在增加之前拒绝放手,那我们将会超载。那位生活混乱的女士不能指望那个很棒的、重新整理过的衣橱会保持美丽,如果她开始把更多的物品加进去。我也不能指望我有空间留给最好的选择,如果我拒绝放开那些混乱的话。

◆我们有选择的自由

难处就在这里。这也是那位混乱女士所挣扎之处。这是为什幺我坐在沙发上观看其他人变整齐,而不是走到我的衣橱前并开始实行。
我们要如何分辨什幺叫混乱,而什幺是要保留的? 从一个较大的角度来看,我怎幺知道如何去辨别出一个最好的选择?

显然,这一点不只可以应用到我的衣橱而已。现在,我想要讨论那种紧张感—如果我为了给另一个人事物留出空间而放掉什幺,好像就会因为错失一个机会而后悔一样。我并不总是希望让那个机会或那件事溜走,我误以为我可以加上一件又一件事而不会超载。

对于放手的恐惧,让我留在一种混乱的境地。关于我的衣橱,我的思想过程是这样运作的:

1.那件橘色衬衫很漂亮,我非常喜欢。
2.但是我已经超过一年都没穿它了。
3.但是那是不是因为它与许多其他东西夹杂在一起?
4.还是因为多数时候我就是对于穿一件橘色衬衫不感兴趣?
5.如果我把它丢掉,之后又需要穿它,我就是在和自己过不去。我不希望最后还得再买一件,当这一件还很完美的时候。所以,我应该留着它以防万一。
6.既然如此,或许我应该把一切都留着,以防万一。
7.毕竟,如果当初我不是觉得它很漂亮的话,我就不会买下它,它也不会在我的衣橱里了。啊,整理我的衣橱好难呀!

要我拿「拥有一个和谐整齐的衣橱空间」来交换「丢掉这件橘色衬衫而让我后悔的微小可能性」,嗯,那并不是一份好交易。永远都不会是。

我们没有放手的习惯。为什幺呢? 因为我们害怕错过某些事情。但是在过程中我们就错过了最好的事情。如果我们想要分辨出最好的选择,就得考虑交易法则。

选择与结果是套装的交易。当我们做了一个选择,就必须承担随之而来的结果。

好消息是,我们都有选择。
坏消息是,我们都有选择。

◆与放手和好

有时候我会直截了当地对放下某件事物说「不」,儘管我非常清楚那个选择将带来的后果。例如,我知道我需要更多睡眠,可是我不想关掉那个我熬夜收看的电视节目,也不理会脑袋里叫我上床睡觉的微小催促声。然后隔天我就觉得疲倦、脾气暴躁、对孩子们很不耐烦。我拒绝放下,因此我就没有平安。

其他时候我则用「延后做决定」的方式来拒绝放下某件事物。我推延、推延、推延。我不希望衣橱乱七八糟,可是我也不希望必须做决定要把哪些物品丢掉。所以,我就什幺也不做。

但是,不做决定其实就是一种决定,这个决定就是要维持现状。然而,当我知道我必须改变时,我却保持现状,这就是一个带有后果的选择。其中一个最大的后果就是,我会随着时间流逝而感到越来越后悔。

现在,抓住我说的重点:丢掉衣橱里不必要的东西,等于我要把某些东西送出去,包括那件橘色衬衫。送出橘色衬衫可能会让我后悔,但是那个后悔将随时间而沖淡。不久后,我就不会想起这件橘色衬衫。另一方面,如果我让一个衣橱乱到甚至不好意思让最好的朋友看到,那幺当衣橱越来越乱时,这个后悔就会越来越大。
同样的原理也适用于希望变健康,并且因为某个原因决定不再吃糖的人。从一个三层巧克力蛋糕旁边走开,在你跳过甜点之后的头几分钟可能会让你后悔没有品嚐一下,可是当你离开餐厅回家,你的胃没有因为饮食过度而饱胀的情况下,那个后悔就会减少。

现在让我们反过来想一下。如果我今晚尽情享受那个蛋糕……明天再吃六块饼乾……并且,好吧,既然我已经破戒了,我可能也吃些冰淇淋好了……你会看到这种一连串的选择,随着每一次的耽溺甜食,后悔也随之产生。

换言之,降低我们后悔的唯一方式,就是透过做决定的方式来求得平安。而平安需要我们放手。

放手并不是让我们的东西被偷走。它是一分恩赐—给一位承受重担的女性,在暴风雪当中抓紧她的枝叶,非常渴望着援助。她感受得到剧痛,也听得见树枝即将断裂所发出的吱嘎声。她知道她无法再承受更多了,泪水含在她朝上天祈求的眼睛里:「神啊,请帮助我,太沉重了。我很累也很沮丧,实在是筋疲力尽了。」

风鞭笞着她,发出一声低语:「放—手—」

她必须要听,否则就会垮掉。她的树叶需要脱落,为寒冬做準备。但是要直到她放下秋天,她才能拥抱冬天。就像一棵树一样,一个女人无法同时承受两个季节的重量。

在极度艰难的奋斗中,她将错过每个季节可能带来的全部喜悦。

不,放手并不是拿走她的东西,拿走我的东西,或是你的东西。随着放手而来的是平安的恩赐。美丽的、光秃的冬日枯枝,现在能够迎接白雪了。当我们安然地放手,我们散发的讯息就是,我们已经做好迎接的準备—迎接接下来的事,迎接最好的事,迎接对于此刻来说有意义的事。

我不知道此刻的你需要放下什幺,但是我想你知道,就像我知道自己生命的几个层面一样。

我走到我的衣橱前面,拉出那件橘色的衬衫。我直接走到一个标示「捐赠」的箱子前,随手一抛,我把它放下了。随着放手而来的是更多的平安。我现在明白了。我现在也相信了。

我也不愿意为这件橘色衬衫哀悼。对另一个人而言,它将会是一份所需的祝福。对我而言,它只是多佔一个空间。我开始养成释放的习惯。用这件橘色衬衫来交换平安,绝对是一件很棒的交易。
书名:做对选择,让生活变轻盈:别让他人的要求支配你,找回自己的空间与自由
The Best Yes: Making Wise Decisions in the Midst of Endless Demands
作者: 丽莎.特克斯特
原文作者:Lysa TerKeurst
译者:陈淑娟
出版社:启示

《放手不是被拿走,而来的是平安的恩赐》

来源:

华人阅读社群粉丝团

华人阅读社群官网


相关文章